对殡葬乱象就得重拳出击

民政部近日印发《全国殡葬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行动方案》。《方案》指出,民政部等九部门决定从2018年6月下旬开始至9月底,在全国范围内联合开展殡葬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行动。

事实上,天价墓、活人墓、墓地炒作等殡葬乱象,早已成为坊间热议并吐槽的话题。从以往的情况来看,有关殡葬乱象的话题,一般是在清明节前后才会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这也被一些人认为是“应景之作”。如今,民政部等九部门联合出手重拳出击,决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殡葬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行动。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做法,从另一个侧面说明监管部门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到了“不治不行”的地步。

从民政部官网发布的消息来看,此次专项整治行动有不少亮点。一方面是,整治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这次的专项整治行动方案虽然是由民政部发布,但是其执行主体却包括了九大中央部门,分别是:民政部、发展改革委、公安部、司法部、自然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宗教事务局。从民政部“单兵作战”到九大部门联合出击,在殡葬乱象整治这个问题上,这样的力度可谓不大。

另外一个方面是,整治内容之广,亘古未有。从民政部发布的方案来看,这次专项整治行动的目标非常明确:合力整治违规乱建公墓、违规销售超标准墓穴、天价墓、活人墓,炒买炒卖墓穴或骨灰格位等问题,强化殡葬服务、中介服务和丧葬用品市场监管,遏制公墓企业暴利行为,整肃殡葬服务市场秩序。由此可见,这次的专项整治行动针对的,并非是殡葬领域的哪一个具体问题,而是整个殡葬领域的结构性问题,和长期困扰民众的一系列乱象。

2017年,经济参考报针对“墓地价格疯涨”的问题曾经进行过专题报道。报道中指出,在全国很多大城市,由于墓地供需失衡导致价格一路上扬:在上海,均价6万元,最高可达30万元;在天津,最低1万元,最高20万元;在广州,大多在10万元至12万元之间,最高可达20万元……让人瞠目结舌的墓地价格,不仅扰乱了墓地市场秩序,更加重了民众殡葬负担,使得民众发出了“死不起、葬不起”的无奈感慨。

在这个意义上,民政部等九部门联合出手重拳出击,对殡葬领域突出问题进行专项整治,正当其时。事实上,针对“死不起、葬不起”的问题,媒体没少报道、舆论没少鞭挞,民政部门也没少整治,可结果却是“你说你的我干我的”,一直没有得到有效遏制。这也提醒我们,这次的专项整治行动要想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就必须拿出动真碰硬的态度和决心,顶住压力、冲破阻力,向顽瘴痼疾开刀。因为在利益的诱惑之下,不拔掉硬钉子,不处理几个刺头,“死不起”的呼声就不会断绝,殡葬乱象就不可能消失。

严格执法固然重要,“入土为安”的传统观念同样需要革新。对于民众来说,固然有权利追求“死有所葬、葬有所安”的殡葬伦理。但在生态葬逐渐兴起的时代背景下,那些固化、僵化的殡葬习俗却越来越不合时宜。尤其是在老龄化压力陡增、土地资源相对稀缺的现实语境下,我们更需要树立“厚养薄葬”的绿色殡葬观念,摒弃讲风水、论排场甚至薄养厚葬的旧观念。

当“厚养薄葬”的绿色殡葬观念深入人心,“炒墓者”也就没有了“可乘之机”,超标准墓穴、天价墓、活人墓也就会自绝于市场,殡葬行业健康发展也就会实现在每一个人的努力之中。广州殡仪馆电话

广州殡仪馆骨灰寄放处上班时间

办理遗体出殡时可在殡仪馆直接办理骨灰寄存手续。也可自带骨灰到广州市火葬场管理所服务处办理寄存手续。

骨灰新存:
目前火葬场骨灰楼寄存已饱和,如需寄存的请凭火化证明和经办人身份证到火葬场服务处办理预约登记,排队等候寄存。

骨灰续存:
凭寄存证到服务处办理交费续存,不能提供寄存证的请持经办人身份证到服务处办理查号,凭查号表续存交费。

骨灰楼管理规定
1、骨灰一律按寄存证的骨灰格位编号存放,家属不得随意调换骨灰存放位置,一经发现作无主骨灰迁出处理。
2、骨灰格位内应简洁肃穆,不得摆放食品、易燃或易腐烂物品。贵重物品请勿放进骨灰格内,如有遗失我所不负保管责任。不得在室内、走廊进行祭拜、焚香、燃纸钱等活动,拜祭须到指定的地点。
3、寄存骨灰必须按期缴交寄存费,对过期未缴寄存费的骨灰,我所将定期做清理,移出的骨灰如需再寄存的,按新存处理,另需补交所欠寄存费。超期半年不缴费者,则按《广州市殡葬管理条例》作无人认领骨灰处理,不得追究。
4、凭寄存证进入骨灰楼,每证只限二位家属进入骨灰楼。拜祭骨灰需将骨灰寄存证交给管理人员核对无误才能取出骨灰拜祭。
5、不得携带挎包进入骨灰楼,可将挎包存放在骨灰楼门前的贮存柜内。
6、拜祭完毕后,请将骨灰按《骨灰寄存证》上的位置放回原位,然后向管理人员取回骨灰寄存证。
7、寄存时期若遇自然天灾或人为不可抗拒力量而损失、损坏的,本所不负赔偿责任。

业务办理地点、联系电话
广州市殡仪馆业务部
地址:天河区燕岭路418号(银河园)业务楼
报丧电话:020-81980156
服务时间:上午8:30-11:30,下午12:45-16:45,节假日照常服务。

广州殡仪馆的“夫妻档”

在实际中,说到“逝世”,大多数人仍然会眉头一紧,这两个字总是让人本能地忌讳。
究竟,谁不想离“逝世”越远越好呢?
但和“逝世”有关的作业,也总得有人干。
“这一行和其他作业不一样,更不简单,但总归要有人干才行。倒也没没想过脱离这个作业,仍是期望能越干越好吧。”
张军和洪玲,是广州殡仪馆的“夫妻档”,一个担任遗体接送,一个担任骨灰堂的办理。
在这个一般人“敬而远之,只怕避之不及”的作业里,两人相互扶持,这一干就是好几载春秋。
殡葬作业的“夫妻档”:在逝世面前,从不说再会
1.
张军原来是名武士,从部队退役后,也算是缘由偶然,其时殡仪馆特别缺人,张军就这样进了这个作业。
本认为自己胆子还算大的张军,第一次见到真实的尸身的时分,心里仍是直发毛,虽然在之前现已接受了两个月的入职训练了。
“真的,说不怕那是假的,其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着两个晚上做噩梦。”
张军回忆道:“我算命运比较好的了,第一次出车接运的是正常逝世的逝者,遗体看起来就像睡着了。有了第一次的阅历以后,慢慢地才开端习惯。”
一个多月后,看到尸身的时分,张军现已显得云淡风轻了。
干了挨近10年,张军自己都现已记不清,究竟自己收殓了有多少具遗体。
有些遗体比较正常,但也有些遗领会比较难过。比方溺水的遗体,由于泡水之后尸身会胀大。再比方出了交通事故的遗体,四肢可能都是残损的。
都说人生百态,遗体的国际大约也如是。
张军的妻子洪玲是在部队相爱然后成婚的。
张军进入这一行,洪玲一向很支撑。但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也会跟着进入这一作业。
从老公的日常攀谈中,洪玲知道了更多以前所不知道的,开端对这个作业产生好奇,“我觉得这个作业很特别,有点像与人为善。别的,夫妻俩也能够多点共同语言。”
就这样,洪玲成为了一名骨灰堂办理员。后来,她又被调去担任烈士纪念馆的解说作业。
夫妻俩作业的当地只是一墙之隔。
殡葬作业的“夫妻档”:在逝世面前,从不说再会
2.
但这样一份作业,在世俗人的眼中,仍是不太能够被了解的。由于许多人会避忌,许多人也会带着无形的“有色眼镜”。
“但好在两边的白叟还都算比较开通,整体仍是支撑咱们的作业的。至于他人的观点,仍是做好自己的作业更重要吧。”
进入殡仪馆作业后,夫妻俩的交际圈小了许多,以前的有些朋友逐渐也都不太交游了。平常,他们也很少会出去串门了,作业自身也很忙。
别的,亲朋好友们办酒席啊,尤其是一些喜事婚礼啊、孩子满月什么的,给他们发请帖的也少了。成见真实地存在。
“这也没有办法,人家也是避忌嘛,究竟是办喜事。自己看开点就好。”也许是相似的作业阅历得多了,夫妻俩还算比较安然。
每天,夫妻俩一同上班下班,有说有笑的,牵着手一同压马路,平平淡淡的日子中却也有满满的小美好。
不过关于还在上小学的儿子,夫妻俩仍是有意隐瞒了自己的作业。
夫妻俩也会通知孩子,尽量别和其他孩子聊爸妈的作业,会忧虑孩子由于自己的作业收到轻视和排挤,怕影响孩子的正常往来。
他们打算等孩子再长大一些,再通知他爸妈的作业。
殡葬作业的“夫妻档”:在逝世面前,从不说再会
3.
在殡葬业作业,这应该算是离逝世最近的作业了。
每天面对着生离死别,一边是安安静静的遗体,一边是哭天动地的生者。这样的场景,夫妻俩再了解不过了。
见得多了,就觉得逝世其实不过就那么回事,就像史铁生说“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到来的节日。
《入殓师》里还有一段台词:
咱们每个人都在阅历着一场游览,由生至死,曾有人说出世时,咱们在哭,周围的人在笑,死去时,咱们在笑,而周围的人在哭。没有人能够通知你死去的旅程抵达何方,是悲是喜。那是一场注定孤单的旅程,我想踏上旅程的人必定期望走的无所挂念吧。他们只是期望从前被这个从前哭泣着抵达的国际温顺的对待过吧。
“生命就只有一次,生命真的是很软弱的,所以时间对咱们来说太宝贵了,每个人都要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吧。否则孤负了生命。”
夫妻俩说完这话,静静地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广州殡仪馆电话